次元修真界大逃杀 第二十九章 我的宠物女友养成计划
作者:前排出售瓜子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0-30
    “叮!恭喜宿主突破到炼体境九重天,剩余圣晶石270点。”

    “叮!由于宿主首次使用圣晶石升级,奖励圣晶石+30,技能点+100。”

    脑中最后两道提示音响起,秦莫长出了一口气,眼中则是控制不住的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这股熟悉的力量,终于又回来了!

    秦莫忍不住想要狂啸,从他被青国皇帝下旨废除全部法力之后,他的修为就始终停滞在炼体境一层,而现在,借助圣晶石,他终于重新从自己体内感受到那股久违的力量。

    爽!

    秦莫长出一口气,如今他体内的灵气比原先强盛百倍,再要对付暮霜的寒毒,已经算不上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真气被秦莫催动出来,涌向指尖,秦莫全身变得无比发烫,头上都开始冒出烟来。

    最终,暮霜体内的寒毒被秦莫逼出来,形成一团紫色的烟雾,从少女的嘴中一点点的吐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那道紫气忽然极速飞起,化成一道寒光,冲着秦莫而来。

    “御主,小心!”

    危急关头,貂蝉第一时间出现在秦莫面前,单手抓向那团紫气,掌心中有神光显现,想要拘住那一团神秘紫气。

    卡兹……

   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紫气在接触貂蝉的一瞬间,貂蝉的一双洁白玉手立刻就被冻成了冰棍,同时,紫气穿过貂蝉的手掌,以极快的速度飞向秦莫。

    秦莫瞳孔一缩,根本都来不及反应,更别说躲开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紫光迅速没入秦莫体内,一闪而没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叮!恭喜宿主获得玄冰寒气,并激活专属任务——天道圣姬养成计划,收集天道圣姬觉醒所需全部素材,并将其养成为宠物女友,任务完成后,获得天道圣姬,一次英灵召唤,一次十连保底,等级连升五级!”

    “任务失败,宿主立即死亡!”

    “蛤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两道提示音,让秦莫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天道圣姬是谁?啥叫专属任务?啥叫十连保底?啥叫觉醒素材?

    一连串的提问堆在秦莫脑海,他试着询问系统,但毫无疑问,连续吃了几个大大的闭门羹。

    “专属任务,就是指某位降临者在机缘巧合之下所触发的专属于个人的特有任务,触发概率很低,十分珍贵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任务的具体内容,等到合适的时间,系统便会自动发布任务,宿主只需要照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系统最后给出的解释,关于其他的事,系统则一概不回答。

    秦莫愣了半天,虽然具体的任务内容还不明白,不过听系统的意思,似乎……是中了大奖?

    在秦莫身旁,貂蝉微微甩了甩手,手上的冰块瞬间消失,她脸色如常,但心中却翻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在刚才她触碰到神秘紫气的瞬间,她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!

    这很可怕,要知道貂蝉几乎已经站到这片大陆最顶尖的位置上,能给她带来死亡压迫感的,只有传说中的化神境强者。而现在,一团紫气却同样做到,而且一瞬间就冻住了她的手掌,让身为刺客的她都完全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貂蝉心中惊讶,她担心那东西会给秦莫带来危险,不过看秦莫的气色,似乎没受到丝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玄冰寒气,这应该就是我触发专属任务的关键了。”秦莫动用灵力检查了一下全身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也便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玄冰寒气,乃是千年冥海底的紫幽玄冰化成的寒气,极其稀有,称得上稀世奇珍,竟然会被人拿来当做寒毒,来毒杀一个小姑娘,如果目的只是要她的性命,未免太大材小用了。”

    秦莫皱了皱眉,很明显,这件事肯定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,能拿出玄冰寒气来下毒的幕后凶手,绝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“貂蝉,我感觉咱们这次又捅了一个大篓子!”

    秦莫苦笑一声,用脚趾头也能想到,幕后凶手的身份绝不一般。

    他如此费尽心机,苦心孤诣的在暮霜身上下毒,定然是有所图谋,可现在秦莫却从半路杀出,不仅破了幕后凶手所布下的局,甚至连人家的玄冰寒气都拿走了。

    换成是谁,都要找秦莫拼命。

    “万事有我,御主别怕!”貂蝉温柔的笑笑,她没有太多的话语,但却让秦莫由衷的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。

    如今暮霜身上的寒毒已除,最多三五日,她便会苏醒过来,临走前,秦莫特意在暮霜小巧的琼鼻上刮了一下,感觉软软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叮!恭喜宿主完成临时任务,拯救暮霜,奖励一次宝具召唤,60圣晶石,300技能点。”

    系统提示音响起,让秦莫彻底放下心来,他朝貂蝉摆了摆手,两人转身从密室中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就在秦莫离去的同时,冰床上的少女却突然皱了一下琼鼻,模样极其可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堂之上,得知了秦莫真实身份的吴祥脸色蜡黄,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风采,眼神不停躲闪,和客栈掌柜交谈时,每隔一会儿就来回踱步,实在是坐卧难安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赶紧走,万一那位秦莫大人追究起来,老夫这条命都要赔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吴祥仓皇起身,匆忙整理了下衣裳,刚准备偷偷溜走,结果脚还没跨过门槛,一道充满戏谑的声音就从里堂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吴神医,别急着走啊!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过来,吓得吴祥双腿颤抖,他木然的转过身,一抬头,就看到秦莫带着淡淡的笑容从里堂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秦莫!”吴祥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什么秦莫,我不过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而已!”秦莫淡笑着说道,却让吴祥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傻子都能看出来,秦莫这明显是在嘲讽他呢!

    “呵呵,哪里哪里,您谦虚了。”吴祥陪着笑脸,感觉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与我也没有什么仇,以后收收你那盛气凌人的脾气,别动不动就拽的二五八万,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,乱装逼是会被人打的!”

    秦莫摆了摆手,心中也觉得好笑,细细算起来,他和这个吴祥真的无冤无仇,之所以连续几次收拾他,也完全是对方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真是不作就不会死!

    秦莫叹了口气,再抬头看时,吴祥早一溜烟跑没影了,跟赶着投胎似的,一听说秦莫放他走,立刻逃得飞快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,倒还真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莫笑了笑,随即伸了个懒腰,心底里最后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他在红倾城呆的日子也够久了,算算时间,也是时候出发去靠山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