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元修真界大逃杀 第五十七章 当我师傅,你还不够格!
作者:前排出售瓜子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1-17
    月空之下,一千多位新生弟子放肆的欢呼,从明开始,他们就是靠山宗的一员,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,足以羡煞旁人。然而,此时的秦莫却没有一丝的欢快气氛,他还在自己的新府邸中,和貂蝉商量着有关护法长老开宴邀请他的事情。如果只是一个魏自奇还好,偏偏宗主也来插上一脚,这就令秦莫不得不多一个心眼。赴宴之前,他必须得未雨绸缪,考虑最坏的情况,也就是,如果他真的和宗门撕破脸皮会怎样?而在双方的实力对比来看,结果会很惨!从貂蝉口中,秦莫得知,靠山宗势力庞大,宗主及大长老两人都是坐照境的强者,二长老传功长老和三长老护法长老都有半步坐照的实力,而其他的诸位长老也都有元婴境的修为。如果算上长老之下的执事,霍全、卢明、侯娟三人也都突破到了元婴境。粗略算来,靠山宗有坐照境高手两尊,元婴境高手十五尊。至于金丹境强者就太多了,难以计数。这是一股超强的力量!秦莫不由得咂舌,以前的他明显低估了靠山宗的实力,别的不,靠山宗能位列青国七大宗门之一,显然不是没有道理,足以明其势力庞大。单靠貂蝉一个人去对付这股超级力量,无疑是方夜谭。就算再加上金丹境巅峰的神鸟凤凰,也是前景堪忧。“宴会期间,我会以灵体姿态守护在御主身边,一旦情况不对,我可以立即带御主离开。”貂蝉沉声道,以她坐照境的修为和a级的敏捷度,她若是想走,靠山宗没人能拦得住。“你跟着我参加宴会,不会被发现?”秦莫挑了挑眉,三长老可不是什么善茬,半步坐照的实力足以称雄一方,而靠山宗宗主更是坐照境强者,与貂蝉同级。“不会,我可以隐匿全部气息,只要我一直不出手,就是化神境强者也很难发现。”貂蝉轻笑一声,assassin(刺客)职阶可不是而已,在隐匿暗杀一道,这可是位鼻祖级的人物。最终,秦莫和貂蝉一同赴宴,推开房门,护法长老魏自奇早已落座,宗主却是不见踪影,令秦莫颇有些奇怪。“宗主去处理一些事宜,一会儿才到。”魏自奇淡笑着开口解释。“见过三长老!”秦莫上前打招呼,在三长老点头后,他才找个位子落座。“秦莫,你是个聪明人,我也不想跟你拐弯抹角,这次找你来,主要有几件事想要向你打听清楚。”秦莫刚落座,魏自奇便直入主题,连开场话都懒得讲,顿时让秦莫心咯噔一跳。他打量了一下四周,这座房屋的设施很简单,如同一个大型的长木箱,透着些许幽深的氛围。“我听,叶青等人的师尊是被你所杀。”第一个问题,就让秦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麻痹,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是要翻旧账?秦莫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点头回应道:“不错,叶青等人的师尊被魔道修士侵蚀,想要将他们生生吃掉,弟子路过,于心不忍,因此仗义相助。”“这件事我已知晓,听叶青等人,当日动手的人,是你的一位手下?”望着护法长老似笑非笑的表情,秦莫眉头一挑,却也无法辩驳,只能老实承认道:“不错,是弟子的一名护卫。”“能调动一位坐照境强者来当护卫,你的来历恐怕不啊!”魏自奇咄咄逼人,目光中闪烁异彩,令秦莫略有些反感。“我的来历如何,恐怕不需要向长老报备吧?”秦莫的态度也略有些强硬起来,对方一副审问犯人的态度令他生厌。他宁愿得罪魏自奇,也不想像个犯人一样被咄咄逼问。到底,他也不需要顾虑什么,之所以会拜入靠山宗,也不过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而已,现在任务已经完成,大不了就撕破脸皮,不做这个靠山宗弟子!魏自奇一愣,显然也没想到秦莫竟然敢直接顶撞他,下一刻,他脸上惊愕的表情立即变转为愤怒。“秦莫,你知道你在和谁话吗?”魏自奇脸色阴沉,这子还没正式入门呢,就敢顶撞他,真让他成了核心弟子,那还得了!“本届核心弟子本来选定的人是你,而我将成为你的师尊,负责专门指导你未来的修习,你就是这么跟你未来师尊话的?”魏自奇脸色铁青,他本就以严苛著称,更何况是对待自己门下的弟子,那更是容不得他们有一丁点的违逆。所以,他直接就拍桌而起,摆出一副盛怒的样子,并着重强调秦莫的未来握在他手里,打算以此来逼秦莫认错。他教习学生多年,深知弟子们最恐惧的便是断送了个人的未来前程,因此,每当他对这些人使出这一招,都十拿九稳,百试百灵!可惜,这一套对别人或许有用,对秦莫,那是屁用没有!因为,从头到尾,秦莫就没打算当什么狗屁核心弟子!诚然,成为核心弟子后,待遇与所得到的资源都将大大提高,然而,这也同样意味着他必须整和魏自奇待在一处,如同一个佣人般讨好对方、侍奉对方,除此之外,他想做什么事还都得经过对方同意,几乎没有任何的个人自由。抱歉,这种奴颜婢膝的事,他秦莫一辈子也干不来!再了,宗门能提供给他的,系统都能拿出更好的,既然如此,他干嘛还要跑去当什么核心弟子?脑子秀逗了也不当好吗!“哦?如果我成为核心弟子的话,你就是我的师尊?”秦莫挑了挑眉,面带一丝嘲讽,轻笑地问道。“不错,本来是如此,可看你现在的态度,怕是要商榷一番。”魏自奇哼了一声,他还以为秦莫是怕了,话语中都隐隐有着一丝得意。然而,秦莫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他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。“当我的师尊?谁给你的脸?我同意了吗?”秦莫云淡风轻,可出的话语却是极尽嚣张,完全不给护法长老留一丁点的面子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