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元修真界大逃杀 第六十章 本质非酋
作者:前排出售瓜子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1-17
    “搞个大新闻?”貂蝉有些诧异,不过一想到她这个御主本来就不是能闲得住的人,当即也不再多想,跟着秦莫走出房间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半个时辰后,秦莫和貂蝉二人来到一座宽阔的广场。这里的地势很开阔,放眼望去,广场四周摆满了各种摊,有不少弟子围堵在摊周围,现场很是热闹。交易广场!这是靠山宗为门下弟子专门准备的特殊场所,如果弟子们手里有什么宝贝用不到,或是一些不需要的丹药、灵根等,都可以拿到这里来和别人进行交易。当然,除了弟子之间私下里以物换物之外,还可以联系这里的执事长老进行竞价拍卖,不过具有拍卖资格的,一般都是相当贵重的宝贝,普通的东西在拍卖会上可上不了台面。身为打破宗门考核纪录的明星弟子,秦莫刚一出现在广场,就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。其中,有很大一部分人对秦莫充满了好奇,那些多是入门一年以上的老生,彼此间窃窃私语,眼睛不时地朝秦莫撇过来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部分新生咬牙切齿,看着秦莫的眼光中带着浓烈的敌意,搞得秦莫有些莫名其妙。他刚来宗门,印象中自己也没得罪谁啊?没错,这厮已经完全忘了他在宗门考核时,曾经在战场上把所有同期生打晕洗劫的事。此外,也有一部分老生自恃身份,根本都没看秦莫,注意力全部放在他的肩头,那只巧可爱的五彩神鸟之上。神鸟凤凰!自从这家伙前几身形变之后,就一直挂在秦莫肩头,一刻也不离开。这直接导致无论秦莫走到哪,都要面对一大波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让他苦恼不已。“苍可鉴,真不是我要显摆,是这家伙赖在我肩膀上不愿意走!”秦莫腹诽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波澜,他直接无视了在场众人,径直穿过人群,找到了交易广场的负责人。当看到执事长老那张年轻的过分的脸庞时,秦莫猛地吃了一惊。竟然是侯娟长老!宗门第三执事长老,也是执事长老中,最有可能成为继霍全、卢明之后,第三位突破元婴境的超级高手。一看到她,秦莫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卢明长老,自从前几日那家伙在战场上被凤凰喷出的神火烧了屁股,一溜烟跑没影之后,秦莫就再也没有见过他。也不知道那老头儿现在怎么样了。“哟,竟然是你这个家伙儿!”看到秦莫走来,侯娟长老竟然主动笑着打了个招呼,看得出她还认得秦莫,且印象不坏。“见过侯娟长老!”秦莫也赶紧笑着行礼。“我听卢明那老家伙跑到战场,结果屁股竟然被人给烤熟了,该不会是你干的吧?”侯娟长老眼神中绽放异彩,她突然提及此事,让秦莫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,下意识的就摆手否认。“不,不是我……我没有……我不是!”“行了,不用那么快急着否认!”侯娟摆了摆手,轻笑着道:“我又没打算怪罪你。”“如果真是你干的,那我只想,骚年,干得漂亮!”侯娟忽然起身,面带笑容地拍了拍秦莫的肩膀,让秦莫有些不明所以。不过很快他就醒悟过来,侯娟和卢明这两大执事长老素来不和,彼此间斗嘴十余年,互有胜负。而自从秦莫出现后,卢明屡次惨遭打脸,接连在秦莫手上吃瘪,这在侯娟看来,无疑是一出又一出精彩的好戏。秦莫尴尬的笑了笑,随后立即把话题转移到正题上,直言称他想在这里拍卖一件宝贝。“可以,完全没问题!”侯娟长老无比豪爽,直接递给秦莫一个号码牌,待会儿有人念到他时,他就可以直接上台拍卖自己的东西。“你都不问问我要拍卖什么?”秦莫诧异不已,这也太顺利了吧,来之前他还以为多半要费上一番口舌,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了拍卖资格。“你让卢明那个老家伙吃瘪,帮我出了口恶气,作为报答,我当然也要给你一些优待。”侯娟轻声笑着,态度无比随和,秦莫也没有过多的打扰她,略微行礼后,拿着号码牌便退到了场下。不多时,广场上的大钟敲响,此地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,与此同时,还有不少弟子往这里赶来,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,广场上的人忽然多了十几倍。放眼望去,人群黑压压一片,大多是来凑凑热闹,但也不乏有一些真正的金主。拍卖会,开始了!“请1号拍卖者登场!”随着拍卖会主持人宣布,一位青年男子走上高台,手里拿着一枚橙黄色的吊坠。“晶明吊坠,静心神物,将此物佩戴在身上,可以让修炼的效果提高一截。”“起拍价,1000枚一阶晶石!”晶石,就是修者间通用的货币,这种货币本身就含有能量,既可以当作流通货币,还可以拿来供修者修炼,因此很受修者的欢迎。“我出1200枚”“1300枚”“1500枚”……第一件拍卖的物品,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,在一番激烈的角逐与加价后,最终被一位老生以3000一阶晶石的价格买走。接下来,拍卖会又一连展出了好几件宝物,都引起了不的轰动,可惜秦莫一直兴趣缺缺,老实,和系统给他的东西比起来,这些宝物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。正在这时,一位衣着朴素的年轻弟子登台,手里拿着一枚紫玉发簪。“这是我家祖传的一枚上古发簪,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来历,但若佩戴在身上,便可以避除灾祸,堪破一切虚妄!”“起拍价,2000晶币。”随着起拍价报出,台下顿时响起阵阵嘘声。“这么一支破簪子,还要2000晶币,坑谁呢?”“就是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,竟然敢拍那么高。”台下,众人嘘声此起彼伏,却没有一人报价。为一支来历不明的发簪出价2000晶币,傻子才会干这事。秦莫在台下饶有兴致地看着,丝毫没有表态,就算前世看了再多类似的文桥段,他也没有一点出价的意思。来历不明的就是好东西?开玩笑呢?任何来历不明的玩意儿一到主角手里就立刻成千古奇珍,这种事也就只在络中才能发生。现实中还想走这种狗屎运,咋不上呢?“咦?”正在秦莫在心中疯狂吐槽的时候,旁边的貂蝉忽然轻叹一声,令秦莫猛地一惊。尼玛,不会真走狗屎运了吧。“貂蝉,你发现什么了?”秦莫有些激动的问道,现在众人都不愿意出价,他如果趁这时候出价,完全可以用一个极低的价格拿下那支神秘发簪。“这支发簪……”貂蝉露出沉思的表情,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:“挺好看的。”噗!闻听此言,秦莫一口盐汽水差点没喷出来,还以为真像络中的主角一样走了狗屎运,闹了半,他本质还是个非州黑酋!